新故事--葛朗台,你比得了民间的老财迷吗?

图片来自网络


原创:大江河


葛朗台是家喻户晓的名字,他是巴尔扎克长篇小说《欧也妮.葛朗台》笔下塑造的一个吝啬鬼,尽管他有万贯家财,却依旧住在阴暗潮湿的旧房子里,在他的眼里妻子和女儿还不如一枚金币。

长久以来葛朗台是守财奴的代表,却不知笔者整理的这位民间老财迷,他守财的程度超越前者五颗星。

啃口青苹果,听我慢慢扯淡来。

这个老头老么过日子了,是个老财迷啊。

他对儿子们说道:“以后,你舅,你老娘家亲戚来咱家,千万别给他们做饭。用手比划一下就行!来现在演练一遍!”

瘦骨嶙峋的老头眼神里放着光,演的真像亲戚来了一样,拖着长调喊道:“捆住、锁住,你舅来了,上饼~”。

两个儿子捆住和锁住附和喊道:“饼来咧.......”,接着用手比划着饼。

老头看了一眼,二话没说“啪啪”两声给了大儿子捆住两耳光!

老大捆住哭丧着问道:“咋了爹,您老为啥打俺啊?”

“为啥打你?!你比划这么大饼干嘛!!不过日子啦,唵!!!”老头朝大儿子继续吼道:

“比划小点!!”


年复一年,老头年纪大了,长病了,感到自己离走不远了,儿子寻思这个时候要打棺材了。

小儿子锁住问他:“爹,咱地头上有两颗柏树啊,你老后,用它给你打棺材吧?”

“不用啊”老头摇着手说道

“等我死后,你把我拆开,在锅里煮成熟肉。骨头卖给供给社,把钱收起来;肉呢,出庄自己偷偷卖掉。可千万别去你老娘庄里去买!”

老大捆住问道:“为啥啊,爹?”

“笨儿!你老娘庄里吃了肉不给钱啊!!”老头说完咳嗽起来,躯体蜷缩着,身板更瘦了,像一根燃烧后的黑色火柴杆儿。嗓子突然失声了,再也无法说话了。

那个年代,没有电灯,家家户户用小小的棉油灯。有活干的时候用两根灯草,闲暇的时候,只用一根灯草。

老头快死的时候,屋里不明亮。老头的媳妇为了看清楚过了一辈子的老伴,便点了两根灯草。

老财迷看到屋里明亮了,便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微微颤抖着朝空中比划起来。

两个儿子都不明白老爹的意思,老头用力张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只看到瘦弱的右手伸着两根手指头,随后又将中指弯曲下来,仅剩一根食指......

大儿子恍然大悟问道:“您老是在说‘咱坟地里有两棵树,锄一棵给你打口棺材’?”

老财迷瞪着浑浊无神的眼睛朝大儿子缓缓地摇了摇头,表示不对。

老财迷的媳妇突然明白过来,对儿子们说道:“我猜上了,你爹的意思是‘咱屋里那棉油灯点着两根灯草,要剪一根去’!”

小儿子锁住高声重复问道:“爹,您意思是棉油灯点着了两根灯草,要剪一根去!!”

老财迷拼命地朝小儿子点了点头。

当老头看到棉油灯仅有一根灯草燃烧的时候,他闭上了双眼......



原创作品,欢迎交流,喜欢的话请关注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