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娱乐场网址
个人资料
如心理
如心理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2,650
  • 关注人气:1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诺亚方舟与鲧盗息壤

(2020-04-10 21:34:44)

诺亚方舟与鲧盗息壤

-从神话故事看面对洪水和新冠肺炎的应对

 

远古地球,是有洪水灾难的,比如冰河期。从神话传说中,大家揣测到,在地球的某一阶段历史上,大约是发生了足以灭绝人类的洪水。

对于大洪水的原因,东西方的描述大抵相似:

西方的神话描述道:因为原罪与堕落的本性,人们之间的怨恨与恶念与日俱增,所有人都过着邪恶的生活,在无休止地厮杀、争斗与掠夺之下,终于引起了上帝对人类的绝望,决定要毁灭人类。

东方的神话则这样传说:人们不信正道,做尽种种恶事,触犯天条,天帝决意要警告惩罚他们。

面对洪水肆虐,东西方的行动分别是这样的:

在西方的《圣经》里,上帝对诺亚说:“人类的可憎我再清楚不过了,我有意要毁灭他们,也毁灭掉同他们一起存在的这个世界。你要为自己造一艘方舟。同时嘱咐了注意事项。

是的,消灭肉体,摧毁他们生存的世界。

诺亚,承上帝之命,保全自己一家人,保留种子。

在东方的《山海经》里: “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归藏·启筮》云:“鲧殛死,三岁不腐,副之以吴刀,是用出禹。”

大家的祖先是堵住源头,“息壤以堙洪水”。对于“违反天条”的人,以鯀为代表的天神不是肉体消灭,而是先救性命而后拯救人性。

是的,先肉体救死扶伤,同时思想改造。

伪皇帝都能改造成自食其力的劳动者,那是溥仪《我的前半生》娓娓道来的。

鲧,不待帝命,为利众生,舍己救人,舍身求法(息壤)。

先看诺亚方舟。

早先的诺亚,翻译做挪亚。挪,挪动也,主体是“挪亚”这艘方舟,是赖以庇护的“容器”,也意会为挪亚这个人以挪动来求生。现在媒体翻译为诺亚,这就体现了翻译者的无意识,诺,诺言也,主体是上帝的承诺。从汉字翻译的会意分析,“挪”为船的个体视角,为了避免洪灾而“挪动”,“诺”为上帝视角,给听话的子民一个承诺。决意因天下人的“可憎”而毁灭世界的上帝,就有了恩德的诺言。

洪水滔天,人类赖以逃生的船是葫芦、木盆、竹筏。它是人类逃出灭顶之灾的避祸所。

但是我在英国人米特福德和威尔金森所著《符号与象征》中,看到的下面这幅图,却使我投射出与众不同的看法:“方舟”其实并不那么具有“恻隐之心”,有的是只有对“坏人”“狠”,且看船外那些所谓“应该被灭掉的坏人”的“不配得到”和“无助”,再看船上“诺亚及其家人们”那种神情和肢体语言。船或许还象征了“高贵”、“专用”、“不配得到

上帝诺言的实现:看到方舟造好了,就说:“看哪,我要使洪水在地上泛滥,毁灭天下,凡地上有血肉、有气息的活物无一不死。”

洪水真的来了。方舟上只有诺亚一家和那些为了留根的牲畜以及粮食种子。天下生灵涂炭。大家看到这样的画面:方舟上人的神态举止,水中的人的挣扎。

 诺亚方舟与鲧盗息壤


西方是承天(上帝)顺从,只因诺亚对上帝的顺从,上帝才顾恋他。

而东方,看起来是儒教渲染灌输的“三从四德”,其实是行使“自我意识”,敢于反抗,做自己的主人。鲧是天上众神之一,而他是以实际行动抗争天帝的。

东方的神话“鲧盗息壤”,充满了悲悯和牺牲。不像为了自身的生存而在诺亚方舟里躲藏的诺亚一家人,而是舍己性命,为天下苍生。鲧因盗取天帝的“息壤”而被处死,是英雄,而非只顾自己的的怕死鬼。他虽死犹生,不甘失败,腹内孕禹,禹承遗志,完成治水大业。

东方的鲧盗息壤,画风是这样的:

诺亚方舟与鲧盗息壤

浮想联翩。时代的变迁,语境已发生了根本变化。哪怕有些事情,仅仅过去四十年,也早已面目全非。疫情岂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洪灾?而近的或许正在经历着,不妨且看:

标榜平等的世界警察美国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在检测方面,富人优先,政界社会名流优先,普通人只能苦苦等待检测机会。这种“富人优先”在美国社会引发巨大争议后,川普在白宫当众回应: “也许这就是人生,有时候就是会发生这样的事”。

这些富人、政界社会名流,就是能够在诺亚方舟上避险的人吧。

灯塔国的平等自由民主呢?

再看樱花军国日本

被外界誉为“日本吹哨人”的传染病专家岩田健一郎多次表示: “是否有必要检测,对什么人提供检测,是由医疗机构和专业人士决定的,请不要用个人情感绑架政权。”

他这句该是多么理智,与诺亚方舟上的那些人,“理性”的、没有个人感情的看待水中裸泳救命的人,何其相似?

日不落大英帝国

英国约翰逊首相曾根据专家建议,提出了全民自然免疫术的概念。这个概念一直被异邦的公知奉承。放任瘟疫不管,让它自然淘汰掉老弱病残和体弱者,最终使多数人广泛感染病毒后获得免疫力,使瘟疫自行消退。

英国医学协会(BMA)向该国医生发布41日更新的新指南,其中提到医务工编辑可能要被迫做出“重大决定”,决定谁应获得“稀缺的救生资源”,可能要被迫停止对一些患者的治疗,以使其他患者获得更高的生存几率。

他们标榜的是:“所有(英国的)医生和医护人员心中的‘伦理天平’必须转向公平关注所有人情况这一实用主义目标,同时敬重所有人。”

实际是:“医疗专员可能被迫停止对一些患者的治疗,以使其他患者获得更高的生存几率。一些身体状况最糟糕的病人可能无法得到重症监护或人工呼吸等治疗。”

不幸的是,提倡全民自然免疫的大英帝国首相本人,也被感染。阿门!

全民自然免疫称作群体免疫,在美英等国家,被政客口误群畜免疫。对灾难的熟视无睹,视人如草芥,如畜生,恍然回到奴隶社会动物世界

当年八国联军意大利:

看到的视频是一位医生哭诉:“65岁以上老人停止使用呼吸机。“我妈妈好不容易刮伤的号被另外的人占用”。

 

上述,或许就是他们崇仰的理性(冷血?)。资本从来就是冷血的,哪有小资的和谐浪漫、风花雪月?适者生存原来这么野蛮。

 

看看印度

一位印度医生说:能保持社会距离,是一种Te权,说明你家里有足够的地方进行隔离;你能洗手是一种Te权,说明你家里有自来水;有免洗洗手液是一种Te权,说明你有足够的钱;可以足不出户也是一种Te权,证明你有能力不去工作。

印度,包括亚非拉的普罗大众,该是“群畜免疫”,还是方舟水下裸泳的人?

 

天下不泛替天行道的人,舍身求法的人,无论东方,无论古今,无论男女。

替天行道的天,有的以为天是天帝,有的则认为是自然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之天道,天是普罗大众,道是因果,是身心的解放,自然状态。

上上世纪九十年代就诞生了这样一个人,他是教员,为驱豺豹,解人枷锁,家人有七人牺牲,一人判刑身残,他自己也落得粉身碎骨”,身后被**,如同上古: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那些曾被剥夺的剥夺者忌恨到也罢了,而有些被解枷锁者,总感不适,习惯大抵是屈跪、仰人鼻息更舒服一些,便也遭这些被自诩为顶层”“精英的“老爷们”视作草民贱民屁民的人所投射。也真是一种存在感的自慰。

鲧要活着。

神话故事说:

鲧并不怕死,当初他盗取天上的息壤,就是抱着牺牲生命决心的。遗憾的是没有把人民从洪水中拯救出来。所以,他死后精魂仍然活着,尸体过了三年没有腐烂,而且腹内还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他用自己的全部精血去哺育这条小生命,希翼他的神力能超过自己,继续完成治服洪水的伟大事业。

鲧的尸体三年不腐烂这件奇事给黄帝知道了。他担心鲧会变成精怪,扰乱天廷,便派了一个天神,带着一把吴刀,把鲧的尸体剖开来。这时奇迹发生了:

从鲧的肚子里,忽然跳出一条虬龙,头上长着角,金鳞闪闪,盘旋而上,升上了天空,这就是禹。禹上天之后,鲧也化作一条黄龙,跃进了羽山脚下的深潭之中。

同样的,二十八画生教员被(决议和“老爷们”)粉身碎骨了,他也是从心中生出来一个虬龙(思想),依然在护佑着他深爱的子民。在“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有困难(他创造的组织成员)先上,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仅存的公有制,人民战争,纪律,为人民服务,救死扶伤,白求恩精神,唤起工农千百万(群防),同心干(隔离与逆行),不周山(武汉)下红旗乱……”旗帜中,显示他依然活着。人民不死,28画生永生。

 

悲壮的总在悲壮地牺牲,精致利己主义者总是见风使舵以获取利益最大化。

然,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自以为聪明的顶层权贵,聪明反被聪明误,最终反被误了卿卿性命。自然之道的因果律,是不相信顶层权贵精致利己智商这帮精算师的,俗话说“人算不如天算”,天道遵循的是物极必反的自然之道,因果之道。

 

那些天生优越感的顶层“精己”,视民为草芥。网络很多关于某某基金世界某某会等通过疫苗转基因食用盐等手段将人类控制在五亿以内的消息,我没有第一手资料,道听途说不敢信口开河。

但是我在美国人安东尼·史蒂文斯一部心理著作中,读出了一身冷汗。此书前面写得相当专业通俗,读的我每每点头,且书上画上曲线做些标记,但是读到最后一页,白纸黑字:

如果大家的许多心灵疾病,是由于大家现在所居住的环境所导致的原型意图受挫所致,那么大家可以做些什么才能使大家心中的那个200万岁的男人或女人觉得在当今世界更像是在家里一样舒适呢?

大家可以在今后两个世纪里大幅度减少世界人口……

 

我读到这样针对新冠疫情的时评:

研究表明,实际上,新冠病毒病的死亡率,基本就是转为危重症者的死亡率——高于百分之十。那么据此,如果放弃救助干预,令患者自生自灭——寻求自然免疫,则美国人可能瘟死三千万,而中国人可能瘟死一个亿。

这或许就是“他们”要达到的。

那些写微博日记穿黑袍的神汉巫婆,那些为“群体免疫”辩护的网红公知母知高手,估计觉得自己是能够乘上方舟的,实际上在晚近三四十年间,早就是方舟上的人了。

 

各位看官看到这里,或许认为我对上帝的不恭,恰恰相反。

我想那些试图通过某些生物手段、适者生存的群体免疫在内的各种手段以消灭垃圾人口的人,才是上帝决定以洪水灭掉、淹没掉、不能上诺亚方舟的“人”。如果谋划、实施 消灭人口”以及为其摇旗呐喊的那些人,是方舟上的人的话,那么上帝是什么样的?上帝没那么傻。

所以,我是相信上帝惩恶扬善的。难道那些人要以上帝的名义通过群体(畜)免疫来消灭垃圾人口?那也不是上帝的错。

如今的闹剧正在以高贵的跪舔、高贵的理性面目上演。常常看到一些吃皇粮的,却以“无国界”的面目、超越本民族的身份(立场),以貌似理性、中立、客观的立场发表言论,对中*各打五十大板,呵呵也是醉了。

 

各位看官,看了我开头说的东西方学问差异,估计我是一个自然主义者,机械唯物主义者,把人作为纯粹的生物来对待。恰恰相反。我是辩证唯物主义者。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人不是单纯可以剖解的生物。当然东西方也不割裂。

东西方,只不过发生的地点不同罢了。只不过是头顶上的太阳,有顺序的经过罢了。

如果说东西方的不同,奴隶、封建、资本主义条件下,只是统治者对于食物的不同,汉堡包与油泼辣子羊肉泡馍的不同,吃相是一个样子的。

 

所以我是不把西方以理性、东方以感性来区分的,那样就陷入了把人当成能剖解的生物的逻辑泥沼,这是那些消灭“垃圾人口”的顶层圈子设计的逻辑陷阱。

所谓理性、感性的区别,不过是掩饰罢了,不过是只见树叶不见森林的一叶障目罢了。

以自然属性涵盖、取代、掩饰社会属性,陷入思维陷阱,许多人被蒙在鼓里。

大家承认地域、种族、时代之间的性格差异、学问差异等自然学问属性的差异,但亘古不变的却是利益的分配(导致的阶级斗争与革命)。但是,历史由存在者书写。书写者总是刻意歪曲已经发生国的事情,所以压迫、反抗、成功者成为压迫者、再抗争的循环(轮回),就持续发生着。

真正的区别不在于东方西方,不再与理性感性,而在于顶层和底层(这句话还是不太直接),直接说吧,就是压迫和被压迫,剥削和被剥削,就是阶级和专政。

 

鯀,那是天帝身边的天神,是他在洪灾面前觉悟了,他叛变了原来的阶级,他得到了永生。

二十八画生教员的理想,则是人民统治,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东方传统学问,不是单独的“和”,他们口中的“和”,是狼对于羊的要求。对立统一才是辩证,是正道。造反有理的旗帜,别说帝王将相宁有种乎的陈胜吴广,早在鯀、共工那个时候,就在华夏民族的血液里传承了。那名教员,在第一次造内外侵略者和压迫者的反后,在发动造对封建资本思想残余的反的时候,遭遇到了强大阻力。但是,那是进入真正人类大同的必须走的路,虽然很难。

两千多年以来,从古至今,时隐时现的三从四德,正是对于对于鲧、陈胜吴广和二十八画生教员的“不死”以及底层“自我(主体)意识”日益之觉醒,所做的呻吟哀鸣罢了。

大江东流去,何惧泛沉渣。

 

2020.04.1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葡萄京娱乐场网址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